设为首页山东手机报手机客户端新闻热线 0531-85668999

一个63年前的生死约定 一场跨越3600里的追寻

read_image.jpg
  编者按:   有多少感情经得起岁月的大浪淘沙?有多少诺言值得用大半辈子去守候?山东高青县人李继德16岁报名参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与黄继光相识,并互相许下了“送信”之约。即使后来重伤回国,即使经历种种困难,63年来李继德却始终没有放弃寻找黄继光的家人。如今口信送到,心愿得偿。简短的一句话中凝聚了太多泪水与深情!   许一份承诺并不难,难的是信守,难的是念念不忘,难的是愿为此终其一生。正是李继德的坚持,让这份战场上许下的约定在穿越了63年的时间长河后,从数不尽的动荡、变迁、物是人非中走来,依旧纤尘不染,光华毕现。   4月21日至27日,大众网联合《农村大众》、四川新闻网,全程跟踪老兵李继德远赴四川“送信”,全程记录这段“生死之约”。   黄继光亲密战友63年“送信”全记录   一个63年前的生死约定 一场跨越3600里的追寻   大众网记者 樊思思   “我来看你了!我的好战友,我的好哥哥!我的心愿终于完成了!”2015年4月27日下午,四川省中江县黄继光纪念馆第一陈列室,80岁高龄的抗美援朝老兵李继德抱着战友黄继光的半身铜像,声音沙哑,老泪纵横。在旁人的宽慰下,李继德止住哽咽,细细抚摸铜像的脸颊,下一个瞬间,几乎站立不稳的老人忽然抬起手臂,将手掌快速举到一侧耳际。一个敬礼之后,泪水再次汹涌而出,顺着老人满是皱纹的脸颊流淌……      李继德戴上抗美援朝纪念勋章,军容犹在。      李继德珍藏的证件显示他当时所在的部队是四十五师一三五团。   见证:“黄继光堵枪眼时,我在现场!”   4月18日,一个偶然的机会,《农村大众》记者在山东高青县采访到了抗美援朝老兵李继德,这位曾在战场上身负重伤,至今身上仍留有6个弹孔伤疤的80岁志愿军老战士斩钉截铁地说:“黄继光堵枪眼时,我在现场!”   跟随着李继德的讲述,时间回到1952年10月19日。   那天晚上,上甘岭战役,黄继光所在的第二营奉命向上甘岭右翼597.9高地反击。“第十五军四十五师一三五团二营六连一班”,李继德仍然清楚地记得部队番号,记得他和黄继光同是六连一班的亲密战友,记得黄继光牺牲的那场战斗的点点滴滴。敌人在山顶上修筑了地堡,疯狂喷吐火舌的机关枪压制着我军部队无法前进。为了给整个反击战的胜利奠定基础,上级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二营一定要在天亮前夺取597.9高地。   然而,敌人地堡中的火力实在太猛,反击部队的进攻被死死卡在了这里。“我们的人上去一拨牺牲一拨,大家眼泪都急出来了。”天就快亮了,李继德说,“这时候,我看见黄继光向首长请战,说:‘我去!’”黄继光和另外两名战士向前冲了几十米,叫吴三羊的战士就倒下了,黄继光也受了伤。李继德说,黄继光受伤倒地后还在挣扎着前进,但营部里的人已经开始想别的办法。   照明弹和炮火将整个阵地照得亮如白昼,留在阵地上的李继德距离此时的黄继光只有100多米。“就在这时,我看见已经爬到地堡下的黄继光猛地弓着腰立起来,一下堵到了枪眼子上。”李继德站起身来向前弯着腰,模仿着黄继光的动作,情绪十分激动,仿佛又回到了那惨烈的一刻。“一下子,我就看见他(黄继光)身上全都红了,都是血啊!”老人用沙哑的声音叫着,表情痛苦,再也形容不下去。   约定:“如果我死了,你就给我家去信,如果你死了,我就去找你家。”   除了亲眼见证黄继光舍身堵枪眼,已年逾八十的李继德还有一桩心愿未了:替黄继光送信。   李继德出生于1935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只有16岁的他报名参军。虽然年龄小,但李继德一心要上战场的冲劲打动了带兵的干部,他便以“1931年出生”的年龄报名参了军,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四十五师一三五团二营六连一班。   李继德回忆说,他所在班的班长叫乔有仁,战士有高成岗、蔡登海……和他关系最好的是个四川兵,就是黄继光。那时候,士兵们睡的是大通铺,和李继德天天挨着睡的就是黄继光。从参军上战场到黄继光牺牲的一年左右时间里,他与黄继光只有20天不在一起,其他时候都同吃同睡,亲如兄弟。他回忆,当时条件艰苦,战士们冒着零下39度的严寒,每人只有一床被子一件大衣,常常冻得睡不着觉,黄继光出了个主意:“小李子,咱把一床被子铺在下面,另一床盖着,上面还能盖上咱俩的大衣,俩人一起睡暖和。”从那天起,两人就睡一个被窝取暖。食物供给困难,战士们常常吃炒面、喝凉水充饥,即便如此,黄继光还是经常把自己的那一份让给李继德。“你年龄小,个子又高,我得先让你吃饱了呀。”想起黄继光对自己的照顾,李继德的双眼湿润了。   “有一天晚上六连放电影,我跟黄继光看完电影在回去的路上,讨论电影里英勇牺牲的战士,他当时就说‘我也能办’。”李继德说,就在那一次,两人之间立下了一个约定。“如果我死了,你就给我家去信,如果你死了,我就去找你家。”李继德这样描述当时黄继光说的话,战场上的一句话,成了他大半辈子的心愿与追寻。   黄继光牺牲后,负伤回家的李继德给黄继光的家乡四川省中江县去过几封信,但都石沉大海。他又先后给国防部、黄继光生前部队去信,希望寻找战友的家人,却始终没有结果。在通信闭塞的小村庄里,身为农民的李继德渐渐失去了与黄继光相关的消息,却始终没有放弃寻找他家人的希望。“趁我还能动,我还是想跟黄继光的家属联系上。我答应黄继光送信的事,还是要办到。”        黄继光的侄儿黄拥军认真阅读刊发在《农村大众》上关于李继德老人的报道,并表示打算将这份报纸放到纪念馆的展览陈列室内。   欣喜:黄继光侄子得知李继德消息,想听老人讲三爸的故事   “4月21号晚上,我当时还在忙着别的事,突然有朋友联系我让我快上网看新闻,有我三爸黄继光的战友的消息。”4月24日下午,大众网记者在中江县黄继光纪念馆见到黄继光的侄儿黄拥军时,他略有些兴奋地讲起几天前的情景,“我赶紧上网找,就看到了大众网关于李继德老人的报道。”   对李继德老人的最初采访结束后,21日,《农村大众》、大众网刊发《山东高青现黄继光亲密战友,见证堵枪眼事实》一稿,当天晚上,黄拥军看见的正是这篇报道。   看完报道后,黄拥军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第二天一大早,他来到纪念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动手给李继德老人写信。信中,黄拥军表达了对老人多年来寻找黄继光后人的感谢,也留下了自己的通信地址和电话号码,当天就用挂号信寄了出去。黄拥军说,如果李老收到了信件,不能到中江来,他跟家人也会前往山东寻找老人。   “要是能早一两年知道李继德老人就好了,我特别想让李伯伯看看,纪念馆里三爸的雕像刻得像不像。”黄拥军说,因为以前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三爸黄继光生前从未照过相,建立黄继光纪念馆时,黄继光雕像都是按婆婆(黄继光母亲)的描述刻画出来的。如果有机会见到李继德老人,他很想从老人口中知道三爸穿军装的样子,听老人讲讲三爸在战场上的故事。   启程:跨越3600里地,去给你家送信   4月24日一大早,在媒体的帮助和陪同下,李继德老人从高青县木李镇三圣村的家中出发,奔赴黄继光的故乡四川省中江县,去兑现63年前与战友间的那个约定。   除了简单的换洗衣服和药品,李继德几乎没带什么行李,身上的蓝色中山装格外干净笔挺。从淄博高青县到四川中江县近1800公里,对80岁高龄的李老来说,这3600里地的距离遥远,艰难。出于对老人身体状况的考虑,陪同的媒体记者再三权衡,决定开车带着老人赴川,安全起见,淄博市第一人民医院派出一名医生全程陪同。   出发前,一行人前往泰安市与李继德老人的大儿子李京林会合,他十分支持老父亲的想法,并决定陪着父亲一起去寻找战友家人。山东、河南、陕西、四川,跨越四个省份,奔波3600里地,计划行程三天,护送一位年逾八十的志愿军老战士,这支满载心愿与期望的队伍出发了。      在黄继光纪念馆前,李继德老人与黄继光侄儿黄拥军见面。   相见:见到黄继光侄儿叫“好孩子”,连说黄继光雕像“像”   4月26日17时许,李继德老人一行抵达四川省中江县,老人不顾旅途劳顿直奔黄继光纪念馆。17时10分左右,汽车稳稳停在纪念馆前,老人快步下车走到纪念馆门前,抬起头注视着门前牌匾上的“黄继光纪念馆”几个大字。时隔63年,李继德仿佛又一次与好战友黄继光站在了一起。   此时,正在馆内工作的黄拥军迎了出来,周围人立刻向李继德介绍:“这就是黄继光的侄儿。”老人紧紧握住黄拥军的手,叫了一声:“好孩子!”随后抚着黄拥军的脸颊,哽咽着没有说出话来。黄拥军也眼角泛红,情绪十分激动。   两人互相挽着进入纪念馆,迎面的纪念台上便是特级英雄黄继光的雕塑。像是怕看不清楚战友的面貌,老人来回挪动了几步,抬起双手,在额前搭起凉棚,仔仔细细地端详。旁边有人问:“您看雕塑雕得像不像?”老人连声回答:“像!像!”随即又补充说:“只是那时(黄继光)没这么胖。”随后,老人便不再说话,只是久久地伫立在雕塑前,望着,望着……   黄继光,李继德,这一刻,两个生死相隔63年的老战友仿佛又站在了一起。      李继德老人坚持爬上几十级台阶,要亲眼看一看战友黄继光住过的地方。      李继德老人敬献花篮。      李继德老人手搭凉棚,久久注视着纪念台上的黄继光雕塑。      李继德老人在黄继光父亲的坟前上香、烧纸祭奠。      在黄继光故居前的广场上,李继德在黄继光雕塑前久久伫立。      老人向当地民兵讲述他与黄继光在战场上的故事。      李继德老人含泪拥抱黄继光半身铜像。   偿愿:“我来看你了!我的好战友!我的心愿终于完成了!”   4月27日上午,李继德老人抵达中江县的第二天,老人在大儿子李京林和黄继光侄儿黄拥军陪伴下,参观黄继光纪念馆并敬献花篮。在第一陈列室的黄继光半身铜像前,李继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上前几步抱住铜像,大声说:“我来看你了!我的好战友,我的好哥哥!我的心愿终于完成了!”泪水从老人眼中汹涌而出,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上午8点30分,李继德便来到黄继光纪念馆,今天,他要在战友的雕像前敬献花篮。令老人意外又激动的是,黄继光的弟媳、黄拥军79岁高龄的母亲袁惠清也带着其他几位家属,一同来到了纪念馆。“好妹妹,大哥来看你了!”两位老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袁惠清激动得连声答应:“哎!哎!”从见面的喜悦中缓过神来,李继德向战友家人送上祝福:“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随后,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步走上纪念广场的台阶,黄拥军和李京林替老人抬着花篮,恭恭敬敬地献到黄继光雕像前。   在参观纪念馆展示区时,李继德老人两度落泪。当观看到上甘岭战役模拟影片的最后——黄继光壮烈牺牲的一幕时,老人满眼泪水,几乎站立不稳,对于旁人“影片是否与战争情景一样”的询问,老人轻声但很坚定地回答了四个字:“情况属实。”   距离纪念馆30多公里的继光镇,便是黄继光故居的所在处。李继德老人坚持爬上陡峭的几十级台阶,在黄继光旧居门前,久久凝望着战友生活过的地方。在黄继光父亲的坟前,李继德敬上一碗清酒,替战友尽孝,并许诺“争取明年清明再来”。   行程最后,老人在黄继光故居前的广场上为当地民兵整队。“立正!向右看齐!”“稍息!”清晰洪亮的口令声从老人口中喊出,充满坚定的力量,记者潸然泪下。梦回1952年,在上甘岭战役中那个被照明弹点亮的黎明,黄继光永远地留了下来。他的亲密战友李继德带着两人的约定,走过63年,走到中江县,走到今天,书写了一个信守承诺的故事,也传递了一份继承和发扬黄继光精神的期望。
返回顶部

独立调查简介

大众网原创深度调查栏目《独立调查》,于2009年12月1日创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频率刊发,先后获评中国互联网站品牌栏目,山东新闻奖名专栏。 栏目紧跟热点、回应关切,调查传闻、还原真相,澄清谬误、明辨是非,勇于向网络乱象亮剑,坚持弘扬正能量、唱响主旋律,客观公正做监督。栏目始终坚持创新,并成功打通PC端与移动端,重点报道在“两微一端”同步刊发。2016年以来,栏目在大众网时政微信公众号“爆三样”落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深度调查的“微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