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山东手机报手机客户端新闻热线 0531-85668999

藏身洗车店、物流公司,滨州S239线300米内聚集6家“黑加油站”

藏匿在货车中的加油机。.jpg
点击查看视频   近日,大众网记者接到爆料,称滨州部分地方“黑加油站”密集,存在极大安全隐患。11月24日至26日,大众网记者对S239省道滨州无棣县段等地进行了暗访。暗访发现,这些地方确实存在不少“黑加油站”,这些加油站没有正规手续,通常以洗车店、物流公司等为掩护,隐蔽性极强,储油罐埋在地下、藏在车里,储油罐和火炉仅一墙之隔……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大众网记者暗访期间就发现了8家“黑加油站”,其中,仅S239大济线300米内就聚集着至少6家“黑加油站”。 非法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在为“客户”加油。 危化品经营手续为零
加油设备安放在移动板房上,发现“情况”立马换地方
  11月24日,在滨州无棣县海丰六路(原清波河南街),博翱驾校东西两侧,大众网记者发现了两处既没有名称,也没有任何指引的“黑加油站”。如果不靠近仔细辨认,根本不可能发现在不起眼的板房内居然会有加油站。   随后,大众网记者来到博翱驾校东100米处的一家“黑加油站”,加油机旁一个小姑娘正拿着加油枪为“慕名而来”的车主加油。   两台加油机上,分别标注着92#汽油和95#汽油,价格分别是每升4.2元和4.6元。而在当天,这两种汽油的市场价分别为每升5.9元和每升6.3元。这里的一升油比市场价足足低了1.7元。   “黑加油站”的小姑娘告诉大众网记者,她在这工作半年了,很多回头客,大多都是图这里便宜。   据小姑娘介绍,这个加油站没有办理任何手续,没取得任何执照和许可,所以每天她最担心的事就是监管部门突然来查。“只要远远看到他们来了,我们就关门。”小姑娘说。   这个小姑娘说,这个加油站原来紧靠路边,就是因为被取缔过一次,才搬到了距离路边稍远的位置。“好在我们的加油设备都在这个移动板房上,要搬的话,可以整体迁移。”小姑娘边说边指着移动板房。   随着她的指引,大众网记者发现,这里的加油设备连同一个休息室,都建在了一个移动板房上,一有风吹草动,可以立马整体搬走。两台加油机被安置在板房的独立空间里,有一扇门可以随时开关。若没有车辆加油,这扇门保持关闭;若有车辆加油,便会打开门,可以露出加油机,拿出加油枪,加油完毕,工作人员就会把门关上。不知情的人,只会把这个板房当成工地上司空见惯的板房。   在加油机旁,大众网记者没有看到任何安全警示标识,也找不到正规加油站该有的灭火器。那么,储油罐又在哪里呢?   对于大众网记者的疑问,小姑娘指着板房不远处一片空地说:“有,都埋在地下呢,能储藏10吨的汽油。”   对于这些汽油的来源,小姑娘告诉大众网记者,他们卖的汽油来自滨州一家知名地炼企业。加油站的老板是一个油罐车车主,主要经营成品油运输,每次去这家地炼企业运油,他都会以较低的批发价多买10吨,然后运到自己的加油站对外零售,赚取高额差价。   在博翱驾校西300米处还有一家“黑加油站”,这里的老板告诉大众网记者,他卖的汽油也是从这家地炼企业倒腾出来的,因为有亲戚在这家企业,所以他能够以很低的价格一次获得10吨汽油,然后再以低于市场价的超低价卖给私家车主或驾校用车,如果预交1万元还可以享受每升降1毛的优惠。   就在大众网记者与这两个加油站人员交流的时候,陆续有私家车前来加油。大约20分钟的时间里,就有6辆私家车和驾校车前来加油。他们大多都是“回头客”,普遍对汽油质量不在乎,在乎的是低廉的价格。其中一位车主对大众网记者说,之所以不考虑油品质量,是因为这类加油站都宣称油品来自某知名地炼企业。而在滨州,车主对这家地炼企业普遍比较信任。 危险的“不定时炸弹”
300米内聚集6家“黑加油站”,有的站储油罐和火炉仅一墙之隔
  另外一条“黑加油站”聚集的道路是S239大济线无棣县段。这条路是滨州地区的重要干线公路之一,连接滨州的无棣县、阳信县、惠民县,每天车流量很大,尤其是晚上会有很多货车经过。正是这种“交通要道”的地理位置,催生了很多“黑加油站”,他们大多以自家车用油为借口,对外零售汽柴油。   S239大济线无棣县转盘北300米范围内,“黑加油站”分布密集。   在转盘北100余米路东,一家“黑加油站”值班人员在得知大众网记者要加油时,一开始是拒绝的,理由是“自家车辆用油,不对外销售”。但当大众网记者说“有多辆车需要长期加油”后,两名工作人员不仅把记者迎进了房间,而且为了让大众网记者相信他们的油品质量,还出示了一份刚从某知名地炼企业购买柴油的增值税发票。   两名工作人员告诉大众网记者,他们储存的-10#柴油很充足,有两个油罐,就放在房间后面。顺着他们的指引,大众网记者在房间后面确实看到了两个铁罐,外面是斑驳的红漆,锈迹斑斑。   而就在距离这两个大油罐只有一墙之隔的房间内,两名工作人员生起了煤炭炉子,炉子里的火很旺,烤得整个屋子非常暖和。在炉子旁边不足半米的地方,一台加油机大大方方地立在那里,上面标注着每升4.6元(-10#柴油)。而在房间外面,各种工程车辆凌乱地放在院子里,与油罐的距离不足10米。 非法加油站屋后的储油罐。   大众网记者纳闷输油管在哪儿,两名工作人员吐露了实情:油管从油罐出来,经过房间里的加油机,然后就被埋进了地下,一直延伸到大济路边。果然,在距离大济路不足一米的地方,大众网记者看到,一根油管连同加油枪突兀地从地下冒了出来,随时准备为来车加油。   大众网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按照加油加气站施工设计规范要求,储油设施距离国省道至少需18米,储油罐、加油机等设备设施与周边居民建筑物的距离不得少于12米,距离明火点不低于15米。而在暗访中,大众网记者发现,大部分“黑加油站”距离省道距离都很近,有的甚至与民居、商铺连成一片。再加上工作人员普遍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缺乏专业知识和技能,甚至连防静电设施都没有,极易在操作过程中造成爆燃。这样的“黑加油站”一旦发生火灾或爆炸,不但自身难保,而且严重威胁周边居民的安全。   然而,像这样的“不定时炸弹”,在S239大济线无棣县转盘北300米范围内,仅大众网记者看到的就至少还有5家。他们的加油机和油罐或放在货车集装箱里,或干脆不用加油机,直接把加油管埋在地下,在靠近路边的位置露出油罐并连接加油枪,以便给路边的车辆加油。 常用的“障眼法”
外表是洗车店、物流公司,实际却在非法卖油
  另外5家“黑加油站”之一,就在前文所述的“黑加油站”的斜对面,以一家洗车店作为伪装。店外停着一辆带有集装箱的小货车,上面贴着两个大大的字“洗车”。在外人看来,这分明就是一辆为洗车做户外广告的小货车,根本不会想到,这居然就是一家非法加油站。 以洗车美容贴膜作为伪装的非法加油站。   洗车店店员告诉大众网记者,外面的小货车并不是洗车店的,而是隔壁商铺的。当大众网记者走进这家没有任何名字的商铺时,一个中年男人非常警惕地站起来,询问大众网记者需要什么。当大众网记者说想加油,并索要发票时,中年男子表示没有发票,但可以提供工商收据,可以加盖一个“无棣县青春配货站”的章。从这个章来看,这个“黑加油站”名义上是一个配货中心,而实际却在非法销售成品油。据中年男子介绍,这家加油站只销售0#柴油,加油设备就藏在写有“洗车”两个字的小货车上。   像这样用洗车店等商铺做障眼法的,不止一家。  藏匿在货车中的加油机。    在转盘北150米路东、紧邻大济路不足一米的地方,一家经营工程车的小院子里,大众网记者又发现了两辆带集装箱的小货车,小货车整个车身贴满啤酒宣传广告作为伪装,从小货车上集装箱的门缝里,能清楚地看到储存柴油的塑料罐和加油机。在得知记者有多辆车需要加油时,老板介绍说,他的两个集装箱分别装有售价每升4.48元的0#柴油和售价每升4.62元的-10#柴油,都比市场价便宜许多。   与这两家“黑加油站”相比,在转盘北300米路东的一家“黑加油站”更加有恃无恐。   这家店的名字是“千里马物流”,店被隔成两个房间,一个房间面积很大,里面有一台加油机,来往的私家车正在加油。另一个房间面积小一些,是休息间,里面有床有桌子,一名年龄稍长的男子负责值班。  以物流公司为掩护的非法加油站将加油机藏在屋内。    让大众网记者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加油站把储油罐和加油机同时设在了面积较大的房间里,在仅一墙之隔的小房间里居然生起了煤炭火炉。据大众网记者目测,火炉与油罐、加油机之间的距离不足2米。更加肆无忌惮的是,这家加油站居然在加油机旁张贴着柴油的优惠活动广告,广告上写着:真诚回馈新老朋友,每周五狂降0.1元/升。   除此之外,在转盘北300米内,大众网记者还发现了至少两处用类似手段隐藏自己的“黑加油站”。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加油枪挂在外面,但储油罐或输油管却很难被发现。 巨大的黑色利益
业内人士曝滨州“黑加油站”众多,每年致税收流失数千万元
  “这些‘黑加油站’,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无证无照经营,没有工商营业执照,没有成品油经营许可证,没有税务登记证,都是偷着卖油。”一位熟悉正规加油站建设和运营的知情业内人士张元(化名)告诉大众网记者,据他了解,目前滨州市“黑加油站”众多,分布在滨州五县两区,以无棣、惠民、博兴最多。   “之所以冒着这么大的危险非法经营柴汽油,是因为其背后有巨大的利益。”张元按照车流量估算了一下这些非法加油站一天的销量,“黑加油站”每天汽柴油的销量可能在300吨左右,其中汽油销量在100吨左右、柴油200吨左右。这些黑加油站价格往往低得离谱。以92#汽油为例,每升售价约4.2元,而正常市场价为5.9元左右,相差1.7元。   “尽管价格如此低廉,这些‘黑加油站’仍然能攫取高额利润。”张元对大众网记者说,这些“黑加油站”往往以家庭作坊形式存在,几乎没有用工成本。再加上不需要办理任何证照手续,不需要交税。此外,他们通过私人关系,从一些“土炼油”企业以低价购进油品,大大降低了成本。   “‘黑加油站’由于柴汽油售价太低,还要靠偷逃税款挽回利润。”张元介绍,以92#汽油营业税率5%计算,如果这些“黑加油站”一天销量大约300吨,每天偷逃税款约8-10万元左右,一年下来,国家税收流失约3000万元。而一个正规合法的加油站,一年缴税额约为90万元,这样算下来,国家相当于损失掉了30多座加油站的税收。   至于“黑加油站”所售汽柴油的来源,张元透露,其来源大概有两个。第一个是从“土炼油”企业购买的轻蜡油,经过与合格的柴油进行调和,制成“黑加油站”的柴油;第二个是低价购买石脑油,经过与调和剂或合格汽油进行勾兑,制成所谓的汽油。   “如此品质的汽柴油,不仅对人身健康造成伤害,对环境也是一个重大威胁。”张元说,石脑油制成的汽油,不仅腐蚀汽车配件,而且由于其在勾兑过程中添加了甲缩醛、以及锰铅等重金属,还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尤其是甲缩醛,因为有毒,在合格的汽油里面是不允许含有的。这些添加剂在燃烧过程中,会产生二氧化硫、重金属氧化物等有毒有害物质,对人体尤其是孕妇、儿童影响很大。 低廉的建设成本
1万元就能建一个“黑站”,而一家正规加油站建站成本约需2000万元
  “随着土地指标的紧缺,国家对危化品经营把关趋严,建设一座加油站的成本在不断上升。”一位合法经营危化品20多年的业内人士吴楚(化名)告诉大众网记者,算上土地成本、人力成本、设施设备成本等各项成本,现在建设一座加油站大约需要2000万元。如此高的门槛,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转而冒险经营非法加油站。   吴楚介绍,非法加油站的建设成本极低,最多1万元就能投入运营。因为他们不必考虑安全投入,也不需要雇佣大量工作人员,更不会购买各种防火防爆器材,就连防静电设备都不会安装。“一个退休的人、一个生锈的罐、一把加油的抢,就能获取暴利。”   而与非法加油站相比,正规加油站由于涉及危化品的经营和销售,从规划到建设至少需要3个月的部门审查,至少要与规划、经信、消防、安监、城建、国土、质监、工商等八个部门打交道,由这个八个部门进行审核、审批。   大众网记者采访了滨州市消防支队和滨州市安监局,了解到一座正规加油站在建设前、中、后需要审批的部分程序。   滨州市消防支队防火处一位工程师告诉大众网记者,一座加油站在消防支队需要经过审核和验收两个环节。其中审核环节主要是需要企业法人提交相关材料,这个过程大约需要9个步骤。而验收环节,需要企业按照流程进行10个步骤的准备。直到消防部门验收通过,向其发放许可证后,加油站才能进行建设。   随后,大众网记者又采访了滨州市安监局危化办相关负责人。据他介绍,安监部门对加油站的建设,需要进行危化品项目的审查,进行安全条件审查、安全设计审查和竣工验收。其中前两个审查由市安监局进行,审查通过之后,加油站可以进行建设,建设完后,需要在安监部门监督之下,委托第三方进行验收。验收通过以后,企业向安监部门申请成品油经营许可证。加油站在安监部门审查环节,还有多个前置条件,即工商的预核准、规划部门的选址意见、经信部门对加油站布点的意见,而且,加油站是不允许个人进行经营的。 张务锋就大众网报道作批示 要求从速查处“滨州黑加油站”     11月27日,大众网以《藏身洗车店、物流公司,滨州S239线300米内聚集6家“黑加油站”》为题曝光了滨州无棣部分“黑加油站”非法经营、存在极大安全隐患的问题。28日,山东省副省长张务锋对报道专门作出批示,要求省经信委会同省工商局、省质监局、省安监局等部门和地方政府依法从速查处。   11月24日至26日,大众网记者根据网民爆料,对滨州无棣县的部分“黑加油站”进行了暗访。暗访发现,这些“黑加油站”非法经营,而且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多数通过洗车店、物流公司等进行伪装,有的甚至是把设备安装在移动板房上随时可以转移。根据经营正规加油站的业内人士爆料,这些加油站不但没有任何安全设施,而且给国家税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11月27日,大众网刊发了题为《藏身洗车店、物流公司,滨州S239线300米内聚集6家“黑加油站”》的报道。   报道刊发第二天,山东省副省长张务锋对报道专门作出批示:请省经信委会同省工商局、省质监局、省安监局等部门和地方政府依法从速查处,并报告结果。   11月28日,无棣县政府组织公安、经信、市场监管、环保、安监、法制、消防等部门及有关镇街主要负责人召开会议,专题部署成品油市场整治工作。当晚6点至8点30分,由县政府分管领导带队,有关部门参加,由60余人组成的执法队伍共出动车辆20余部,对城区及周边地区展开拉网式检查。县市场监管部门当场查封4处非法经营网点;县公安部门封存2家非法经营网点账目,并对4家非法加油站点经营人员进行传讯;3家流动加油点闻讯后自动撤离,1家自动拆除。   同日,滨州市成品油监管联席会议办公室印发了《关于在全市再次开展打击取缔非法加油点整治行动的通知》,并召开非法加油站点集中整治工作紧急会议,认真总结非法加油站点整治工作,研究部署非法加油站点清理行动,分别由该市经信委和安监局牵头成立两个专项整治督查组,对市辖“五县”、“五区”进行督查。对整治不力,影响专项整治活动进度的,将责令限期整改,并约谈相关责任人;对弄虚作假、造成不良影响的,将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   30日,大众网记者全程跟随滨州市专项整治督查组在惠民、阳信两县督查,短短4小时之内,两县便查封了14家隐藏在农机商店、个人家中的“黑加油站”,同时对设备进行拆除,并责令相关部门按照相关规定对涉事人进行处罚。
返回顶部

独立调查简介

大众网原创深度调查栏目《独立调查》,于2009年12月1日创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频率刊发,先后获评中国互联网站品牌栏目,山东新闻奖名专栏。 栏目紧跟热点、回应关切,调查传闻、还原真相,澄清谬误、明辨是非,勇于向网络乱象亮剑,坚持弘扬正能量、唱响主旋律,客观公正做监督。栏目始终坚持创新,并成功打通PC端与移动端,重点报道在“两微一端”同步刊发。2016年以来,栏目在大众网时政微信公众号“爆三样”落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深度调查的“微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