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山东手机报手机客户端新闻热线 0531-85668999

钢管舞者生存状况调查:见与不见 我就在那里

钢管舞者生存状况调查:见与不见,我就在那里
  大众网记者 李元超    不久前,济南姑娘何水清凭借一段充满民族风的《中国结》捧回钢管舞国际大赛(IDC)的冠军奖杯,再次引发人们对钢管舞的关注。   提起钢管舞,好多人似乎很容易把它与“低俗”画等号。钢管舞是外来舞,2006年由“中国钢管舞第一人”罗兰等人引进国内,历经十年发展始终背负着挥之不去的非议与偏见。   7月中旬,大众网记者寻访了济南近50位钢管舞者。在他们中间,有山东钢管舞第一人,有资深的钢管舞“国家队”队员,还有帅气英俊的大男孩,高端的白富美,以及稚气未脱的13岁的萌妹子。这些职业、半职业或者业余的钢管舞者,组成了小众的钢管舞阶层,游走在酒吧、商演、竞技赛场、训练房等场所,虽然仍然背负非议与质疑,他们却始终在努力用高雅和热情证明存在的价值。   在舞者眼中,眼前的道路光明却又很曲折,但是,在钢管上盘旋,却成为他们的“信仰”:不管外人见与不见,这种“信仰”始终在心灵深处……      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细腻的汗味与喘息声从一群妙龄少女身上散满整个房间。低胸无袖T恤和短裤,让她们显得性感,但裸露肢体塑造的线条却并不色情,遍布大腿、小腿的淤青时不时会让人觉得有些心疼。对于这群舞者而言,比起“偏见”,这满身淤痕也许根本算不上伤痛。大众网记者 王长坤 摄   点击查看高清图集   舞者印象   □山东钢管舞第一人   “有时候流言能把人淹没” ,从顶着非议到被朋友认可用了三年。   朱小芹是山东省内开展钢管舞专业培训第一人,她开展钢管舞培训七年了,现在已经拥有多家培训连锁机构。7月17日下午,大众网记者在天马钢管舞培训学校见到朱小芹。   2007年,朱小芹从网上看到一段钢管舞表演秀后为之惊艳,于是专程到上海学习钢管舞。2008年,她回到济南,看到省内钢管舞行业几近空白的状态,决定开设钢管舞培训学校普及这项舞蹈。   “太难了,大家都不认可。”回忆创办学校之初,朱小芹记得遇到的第一件难事就是租房子,很多人一听要用来练钢管舞便一口回绝。有一家房东甚至问,“只要不干传销就可以,但你们干这个,是合法的吗?”这个疑问让朱小芹哭笑不得。   学校终于开张了,流言也出现了。朱小芹老家是临沂的,那里保守的乡亲和朋友都觉得朱小芹干的不是正当职业,她学坏了。直到半年后,学校走上正轨,朱小芹才第一次把母亲接到培训室。看到正规的训练环境和一群年轻女孩的专注、投入,母亲终于认可。然而,其他人的偏见依然根深蒂固。朱小芹说,但凡有老乡来济南,她都主动帮忙买火车票,跑前跑后,把他们接到学校来坐会儿,只为了让他们更了解自己的行业。看到她的培训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钢管舞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从顶着非议与偏见到逐渐被周边朋友认可,这段路,朱小芹走了整整三年。有时候流言能把人淹没,朱小芹说,没法形容那时候是如何扛过来的,如果不足够热爱,根本难以坚持。   □资深“国家队”队员   “钢管舞撕不掉‘编制外’的标签”,培训学校收支平衡很艰难。   7月15日,大众网记者在济南飞皇钢管舞培训学校见到了资深教练魏红。她说,尽管与几年前相比,人们对钢管舞的误解正在慢慢减少,但是和爵士、肚皮舞、现代舞等舞蹈相比,学习钢管舞的人依然要小众得多。   魏红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钢管舞“国家队”队员。中国钢管舞“国家队”成立于2012年10月,至今身份尴尬。说是“国家队”,其实是由民间组建,并未得到官方的认可。也就是说,在国内的官方机构里,尚没有“钢管舞国家队”这个组织。   魏红说,中国钢管舞“国家队”当前的处境与钢管舞在我国仍然缺乏社会认同感有着直接关系。钢管舞起源于19世纪末的美国,曾是一项民间舞蹈,随着20世纪20年代美国经济萧条,钢管舞沦落为色情场所的娱乐表演。直到上世纪90年代,钢管舞改头换面作为一项健身运动在西方流行开来。在我国,现在已经不乏钢管舞的培训机构,但因为民众对钢管舞“色情”的固有印象,仍然难以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   钢管舞撕不掉的“编制外”标签,也使得参与者只能在夹缝中求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不可否认,确实有很多依靠演出“月薪数万”的舞者,但这部分群体数量很少。更多的钢管舞练习者,则需要通过从事其他工作来维持生计。说到这里,魏红有些焦虑,她说,她的培训学校一直处于艰难的收支平衡状态,只能通过偶尔的商演填补亏损,同时,她仍想花更多的时间来训练学员的竞技水平,彼此之间就是矛盾的纠结。   □习舞的阳光男孩   “经常被人问是不是gay”, 为挣学舞费到建筑工地打工暴瘦25斤。   与大多数从事这一行的人不同,来自吉林的“90后”舞者张宇是个男孩,性别给他的“习舞”之路增添了更多艰辛。张宇从七年前开始接触钢管舞,现在是一名钢管舞教练,闲暇时候也参加商业演出。他说,这几年里,他被问到最多的两个问题是:你是不是gay?你是不是有心理问题?   2007年,16岁的张宇迷上钢管舞,父母都觉得“那不是正经人该干的”,因此强烈反对。张宇坚持要学,母亲甚至一度以为他患上心理疾病或者性取向有问题,经常会试探性地跟他聊天,探究他学钢管舞是不是因为“哪里出了问题”。   为了学习钢管舞,倔强的张宇到建筑工地上打工挣学费。一个多月后,终于攒够学费,但从没干过粗活的他却暴瘦了25斤!学钢管舞三个月后,张宇第一次登台表演,母亲站在台下看见儿子在钢管上飞舞泪流满面,从此不再干涉他练舞。   张宇说,钢管舞在国内发展近十年了,但一直到现在,钢管舞男演员仍然非常少。女性钢管舞展现的是性感与人体美,作为男性钢管舞者,展现的则是一种力量美。“舞蹈与性别无关,男人也能跳钢管舞”,他始终坚信这一点。   面对各种不解、质疑,甚至鄙夷,张宇都坦然面对。在他眼中,钢管舞只是一项塑造了八块腹肌好身材的健康运动,也是一个在钢管上上下翻飞的纯爷们儿用青春燃烧的梦想。他说,非议一直都在,但因为喜欢再难都会坚持下去。“钢管舞的本质是健美的、阳光的,充满力与美,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它。”   角色转换   舞动在黑夜白天之间的“双面女郎”   □舞者人群:在读大学生、白领、家庭主妇   □活动范围:游走于酒吧、商演、竞技场、训练房   7月17日下午,大众网记者来到天马钢管舞培训学校。此时,十几个钢管舞学员随着音乐起舞,时而飞旋,时而高难度技巧衔接,干脆利索、一气呵成。这些学员中,有高校在读的大学生,有收入不菲的白领,还有全职家庭主妇等等。大众网记者了解到,目前,专业钢管舞者的出路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到钢管舞学校当教练,参加商业演出,或者是去酒吧跳舞。去酒吧跳舞得到的收入最多。   在学习钢管舞的人群中,想要自己开培训班的学习者占据了多数。26岁的于萌就是其中一位,今年年初她辞去在烟台的稳定工作来到济南学习钢管舞,现在已经能够达到演出水准。于萌告诉记者,她想先从教练做起,积累经验然后开办自己的钢管舞培训机构。   在夜场表演的女孩经常被人称作“双面女郎”,她们在晚上工作的时候可能会涂浓重的眼影、洒浓烈的香水,白天却是另外一种装扮。潇潇平时是一名钢管舞教练,晚上在酒吧兼职表演钢管舞。潇潇告诉记者,在酒吧表演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酒吧驻场,只需每天晚上跳两到三支舞,不算客人给的小费一个月固定工资大概能挣10000到15000元;而作为嘉宾被邀请到酒吧演出,一场几分钟就可以赚到1000元,所以更多的舞者愿意选择作为嘉宾演出,但这需要舞者有较高的专业水平。“有些人看我们表演时穿得少,表演动作太妖艳,就认为我们很随便。其实,跳下舞台后,我们和普通的女孩没什么两样。”一位不愿具名的钢管舞表演者说。   除了把钢管舞作为职业的学习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它作为一项健身运动。今年28岁的职场白领沫沫正在天马钢管舞培训学校健身班学习,她练钢管舞是为了减肥。“这样回旋身体时,必须收紧腹部肌肉才能完成,只要一放松,身体马上就会往下掉。往上爬钢管时也会锻练到臀部肌肉。”沫沫边说边演示给大众网记者看,“我练了两个月,肚子上的赘肉都没有了。”她说,一开始学的时候可能是抱着好奇、健身的心理,但现在已经深深喜欢上了钢管舞。正在咨询报名钢管舞健身班的英语教师小孔表示,希望通过练习钢管舞达到瘦身塑形的目的。   痴却困惑   □行业乱象:一些伪教练误人子弟,钢管舞培训“野草”丛生   □缺乏监管:2010年国际钢管舞协会开始“申奥”之路,登大堂之路曲折   7月16日傍晚,飞皇钢管舞培训学校,夕阳透过落地的玻璃窗。一丝汗味和喘息声从一群妙龄少女身上散满整个房间,低胸无袖T恤和短裤,让她们显得性感,但裸露肢体塑造的线条却并不情色,遍布大腿、小腿的淤青让人看了感到心疼。   走近这群钢管舞女郎,才会知道,每一个迷人的舞姿背后,都是结满双手的厚茧和遍布双腿的伤痕。“钢管舞看似轻松,其实体能消耗很大,我们经常在练习的时候拉伤肌肉和韧带。”魏红说,因为皮肤要与钢管直接接触、摩擦,被磨出血泡是家常便饭。   对于这群舞者而言,比起得不到社会认同和政府支持,身上的这些淤青也许根本算不上伤痛。   朱小芹用“野草丛生”来形容国内钢管舞界目前的状态。她说,现在因为不少培训机构觉得钢管舞有市场,一些教肚皮舞、瑜伽的教练也开始练习,掌握了一点技巧或者几个性感pose后,就开始误人子弟, 不少培训机构的老板也认为,一个既能教钢管舞又能身兼瑜伽的老师比较全面,但这样却造成伪教练多了,使得钢管舞教学进入怪圈,要发展起来很难。   钢管舞中国“国家队”成立后,发起了世锦赛选拔赛暨全国锦标赛,经过几年的运作,已经吸引了国内众多高水平的选手。作为“国家队”队员的魏红说,这个比赛让人们更多地认识了钢管舞,特别是让很多人放弃了过去对钢管舞的偏见。然而,缺少政府层面的支持,让钢管舞行业缺乏有效的监管和规范,也导致行业内的无序竞争和混乱。   山东大学毕业生马广跃也是钢管舞的练习者。提到钢管舞面临的困境,他直言,不会把钢管舞作为职业发展下去,因为“真的挺难的”。   不过,虽然困境重重、有人离开,但还是有更多的人坚守。2010年,国际钢管舞协会启动“申奥”程序,致力于让钢管舞登上“大雅之堂”。据媒体报道,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钢管舞很有可能作为表演节目出现。   未来期待   □能作为一项竞技体育列入奥运会项目   □让更多人了解,打好群众基础   □改变行业以及舞者的生存状态   此前,钢管舞表演一度在酒吧盛行,如今也已渐渐失去市场。济南鹏成钢管舞学校教练尹成凯和杜海瑞都认为,除了场地、演出成本等因素外,最主要原因就在于节目内容单一、缺乏新意,因此现在更多的学员是以进修、自己开店或是参加比赛居多。   最近几年,因为“国家队”的成立,钢管舞的竞技性逐渐被人们关注。舞者期待,通过在艺术、竞技领域的创新,钢管舞能够发展成为一项全民参与的健身舞。朱小芹告诉大众网记者,如今济南已经有五六家专门的钢管舞培训学校,虽然互相之间会有竞争,但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钢管舞的行列中来,心里更多的是欣慰。   大众网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到目前为止,把钢管舞作为竞技体育来练习的舞者,都是一边参加商演赚钱,一边训练,一边参加比赛,生活并不富裕,问他们为什么要坚持,于萌说,跳舞能让她找到自信;张宇说,作为一项竞技体育被列入奥运会项目,是他最大的心愿,钢管舞是他的一种信仰;朱小芹则说,我会一直跳下去,直到跳不动为止。只是我心中的钢管舞一半是商业的,我需要用舞蹈去赚钱;另一半的钢管舞是纯粹的,是我自己的,有钱也买不到的,这个尺度我自己把握。   马广跃说,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抛开对钢管舞的成见,接受它,为它的发展营造一个好的环境,这样就能让更多的人体会到钢管舞带给人身心的益处。有了良好的群众基础,才能让竞技钢管舞得到重视,让中国人在世界赛场上大展拳脚。   作为“国家队”队员的魏红还有更高的期待:推动钢管舞在竞技道路上越走越远,改变钢管舞界的生存状态,也改变这些舞者本身的生活状态。
返回顶部

独立调查简介

大众网原创深度调查栏目《独立调查》,于2009年12月1日创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频率刊发,先后获评中国互联网站品牌栏目,山东新闻奖名专栏。 栏目紧跟热点、回应关切,调查传闻、还原真相,澄清谬误、明辨是非,勇于向网络乱象亮剑,坚持弘扬正能量、唱响主旋律,客观公正做监督。栏目始终坚持创新,并成功打通PC端与移动端,重点报道在“两微一端”同步刊发。2016年以来,栏目在大众网时政微信公众号“爆三样”落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深度调查的“微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