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山东手机报手机客户端新闻热线 0531-85668999

德州妈妈“为爱偷鸡腿” 本网鲁苏两地调查真相

  大众网记者 庄滨滨 马宝涛 翟岩 樊思思    这个“六一”,我们的心被一位母亲牵动着。   因为史上“最心酸的儿童节礼物”,德州妈妈刘某燕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她为生病女儿在南京一个超市偷鸡腿的事,引发了网民大讨论,在众多网友捐款捐物救助她们母女的同时,“偷东西不能被贴上正能量标签”、“情大于法”等声音不断挑动着网友神经。6月2日晚,甚至有媒体报道说刘某燕是“惯偷”,让事件突然出现了所谓“反转”。这个妈妈为啥要偷鸡腿?孩子的真实病情是怎样的?老家的救助是否到位?“惯偷”的说法是否真实?6月2日至4日,大众网记者分别在德州和南京两地进行了调查采访。     邻居眼中的刘某燕为人随和老实,生病的女儿并非亲生   经过打探,“偷鸡腿妈妈”刘某燕是山东德州平原县人。6月2日中午,大众网记者来到了刘某燕的出生地——德州平原县某村。此时,刘某燕娘家的大门紧锁,透过门缝,可以看见两辆老旧的电动三轮车停在大门内。房屋的白灰墙皮有点斑驳,四周墙角还露出了土坯。背面是刘某燕的大哥家,从大哥家的院子里可以看到,刘某燕娘家的正房后墙被几根木头顶着,十分破旧。   刘某燕的大嫂子还不知道小姑子在南京“拿”了超市东西。她说,上一次见到小姑子是半个多月前,刘某燕回老家给两个孩子办新农合报销,两个孩子因为病情较重没有回来,最近一次见到两个孩子是在去年。   刘某燕的哥哥说,刘某燕的孩子是抱养的亲姐姐的,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查出有肾病,2013年刘某燕带着孩子去了南京盱眙县姐姐家,一边打工一边给两个孩子治病,2014年丈夫与她离婚。刘某燕走后,与家里的联系就少了,对妹妹在南京的事情他也不了解。   由于刘某燕经常回老家给孩子报销新农合,村支书付新春对她家的情况十分了解。他告诉大众网记者,刘某燕早年嫁到别的村,抱养了她姐姐家的孩子,孩子很小就查出有肾病综合征,后来她丈夫选择了离婚。   对于刘某燕在超市偷鸡腿的事,她嫂子说,不相信这是事实。她说,“俺小姑子一直勤劳、宽厚,婆媳关系、姑嫂关系都很好,而且从没有拿过别人的东西。”   刘某燕的邻居说,刘某燕从小在这里住,2014年离婚后又在这里落了落脚,然后就去了江苏。在她的印象中,刘某燕是一个很随和、老实的人,在村子里名声挺好,虽然平时难得见面,但刘某燕每次回家都会和她打招呼。“她家有十几亩地,基本是她母亲和哥哥种,这些年为了给孩子看病,她应该花了不少钱。”   “偷鸡腿妈妈”引发道德讨论,偷东西不应被贴上正能量标签   大众网记者发现,在大部分人被这位“偷鸡腿妈妈”所感动的同时,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对“母亲偷东西,情大于法”,以及对教育孩子最佳方式的大讨论。   有的网友评论说:这确实是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然而,在无情的法律面前,我们的怜悯心与道德感又何处安放?贫困不是违法犯罪的理由,生活中难免有这样那样过不去的坎儿,但再难也不能干损人利己的事情。   还有网友担心此事会对人们的价值观产生不良的导向,这位妈妈的爱心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偷东西是不对的,不能成为正能量的宣传。有网友评论说,“偷鸡腿能获捐款40万元”这件事被贴上正能量标签后,其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更值得追问。如果类似的新闻一再出现,人们还能保持同样的同情心吗?   刘某燕和女儿享有低保、困境儿童补助,定期报销新农合   刘某燕的难处,在村里甚至乡里是公认的。为了尽可能地帮助她,村里和乡里也没少操心。村支书付新春介绍说,刘某燕从2013年起,就带着孩子去南京投奔她姐姐。由于孩子看病需要花钱,他和乡政府干部建议并帮助她把户口从前夫的村里转到了现在的村里,村里经过民主评议、公示,通过了刘某燕和两个女儿的低保资格。   从2014年初离婚开始,刘某燕娘仨享受低保,每人每月领取低保金120元。考虑到刘某燕家的情况,乡政府2014年9月份又给刘某燕的两个孩子申请到了德州市困境儿童补助,每个孩子每月发放300元生活费。但是,根据政策,已享受低保的,就高不就低,不能重复享受其他补助,全家的补助只有720元。   自2015年第三季度,当地低保标准提高了,每人由120元/月提至150元/月。刘某燕的父亲去世后,刘某燕娘仨便与60多岁的老母亲一起生活,为了让整个家庭能多享受点补助,民政部门便把低保享受人改为刘某燕和她母亲,把两个孩子单独算,这样一来,两个孩子就可以享受困境儿童补助600元,加上刘某燕和其母亲的低保金300元,这个家庭一个月能获得补贴900元。   由于刘某燕的医保关系在平原县,每年她都要回来给孩子办理医保报销手续。乡农合办主任任吉珍给大众网记者拿出了刘某燕报销新农合的手续,记者看到,从2014年开始,刘某燕一共报销了六次,总共报销了2.2万余元。   乡里打算去南京看望刘某燕,准备为孩子申请民政救助   6月4日一早,乡政府民政助理张凤琴听说了“偷鸡腿妈妈”的事,当她得知新闻的主人公是在南京看病的山东人时,心里一紧,立即就意识到可能是刘某燕,因为她亲手为刘某燕办理过低保手续,而且知道刘某燕在南京打工、给孩子看病。   “对这户困难家庭的情况,我们非常了解,而且几年来一直帮助他们充分享受国家的政策。”随后,乡党委书记艾涛给大众网记者找到了一些报表,上面记载着刘某燕家的人口、收入 、孩子病情 、开支等情况,以及接受救助的日期 、金额等信息,非常详实。   艾涛说,虽然刘某燕偷东西的行为不对,但是这个事情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母亲疼爱孩子,孩子不是亲生的,她依然不离不弃,这份母爱很让人感动。艾涛动情地说,他打算带村干部去南京一趟,家乡的人都很关心她,也希望刘某燕不要有压力和阴影。乡里打算跟刘某燕商量商量,准备给刘某燕的两个孩子申请民政救助,最高能达到5000元。如果刘某燕愿意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上学,乡中心小学将提供免费就读的机会,在学校的食宿费用也可以减免。   大众网记者离开时,麦田青绿中泛着金黄,再过几天,就要麦收了。艾涛说,乡里准备组织党员干部,帮助刘某燕家里收小麦,今后还要在生产、生活上提供必要的帮助……   南京军区总医院为大双成立了医疗组,好心的南京市民捐款30多万   在刘某燕和孩子位于江苏淮安市盱眙县的暂住地,一间铁皮和破木板搭建的小平房内,一张矮木桌,几个塑料小凳,几床旧被褥,几乎就是她们的全部家当。屋内外堆满了各种废品杂物,每天收废品所得的几十元钱,是刘某燕主要的收入来源。   2日早上,刘某燕带着大双到儿科进行了复诊,初步诊断为肾病综合征、局灶硬化性肾小球肾炎、上呼吸道感染。目前大双已经住院,明天还要做血检等检查,根据相关情况决定下一步治疗方案。   当天下午,南京军区总医院就刘某燕大女儿大双的病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大双的主治医师、儿科主任医师夏正坤介绍,双胞胎姐妹大双、小双患的是FSGS(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这次由妈妈刘某燕带来就医的是大双,也是姐妹俩中病情较重的一个,控制不当很有可能引发尿毒症。其实从2012年起,大双、小双就在南京军区总医院接受治疗,病情相对稳定,这次大双是因为感冒引起了感染,病情出现反复,因此需要入院治疗。   目前南京军区总医院儿科成立了专门医疗组,为大双制定治疗方案。夏正坤说,肾病是慢性病,针对大双的治疗周期需要按年计算,通常一个周期为三至五年,每年的花费约三到五万元。不过,治疗期间患者不需要一直住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双这一次可能需要住院三周左右,待病情稳定后就可以回家,以后还需要定期到医院进行复查和治疗。   刘某燕告诉记者,到现在两个孩子的治疗费用已经花了20多万,这些钱有从亲戚朋友处借的,也有好心人捐助的。为了方便到南京治病,她和孩子暂时住在一百多公里外的盱眙县,姐妹俩都在当地上一年级了。这次刘某燕带着大双来南京军区总医院看病,小双则留在盱眙由姐姐照顾。现在到南京已经是第八天了,起初因为没钱,母女俩只能以每天30元的价格租住在医院附近一间两平米的小屋内。多亏好心人 的帮助,现在大双终于可以住院接受治疗,刘某燕的心里也踏实了很多。   6月1日当地媒体发起微公益募捐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短短两小时便募集善款30多万元。6月2日早上,第一期5万元善款已由基金会汇出,将打入大双在医院的账户用于治疗。   家乡代表抵达南京看望刘某燕母女,送去2万元爱心款   6月2日晚7点50分,平原县民政部门负责同志、坊子乡政府负责人、村委会成员一行三人启程前往江苏南京看望刘某燕一家,大众网记者随同采访。6月3日上午,家乡代表在南京军区总医院见到了刘某燕和她的女儿大双,并送上2万元爱心款。   见到家乡人,刘某燕很激动,她告诉大家,她带孩子去过北京等地看病,但治疗效果不好,后来打听到南京治疗这种病效果比较好,就带着孩子来南京了。由于孩子病情原因,暂时还不能返回家乡。“等孩子病情稳定了,就准备回坊子。”   平原县坊子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王志对刘某燕说,家乡父老对两个孩子的病情很关注,你们放心在南京给孩子看病,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打电话,“我们共同想办法解决。”平原县民政局、坊子乡相关人员分别给刘某燕留下电话号码,还送上了慈善总会和民政部门筹集的2万元爱心款。   被称“惯偷”很委屈,超市止损员证实刘某燕是第一次“拿”东西   6月2日晚,有媒体爆料“偷鸡腿妈妈”是“惯偷”后,舆论出现了所谓的“反转”。6月3日,大众网记者在南京军区总医院见到了刘某燕,听说被媒体报道是“惯偷”后,她觉得很委屈。她说,她以前和病友一起去过苏果超市,因为没有钱,都是只逛不买。5月 31日晚,她前往超市,想给孩子买点杂粮,身上只带了5元钱,在超市看到孩子期盼的《三字经》和鸡腿后,当时就糊涂地装进了包里,也不是毫不掩饰,而是很心虚地装了进去,直到最后被止损员发现。刘某燕承认,就是因为没钱但又想满足孩子的愿望,才在超市拿了东西。   随后,大众网记者又来到事发的珠江路附近的苏果超市。在二楼收银台附近,大众网记者见到了5月31日晚发现刘某燕偷鸡腿的值班止损员刘刚(化名)。据他介绍,当晚,他看到刘某燕没走收银窗口,背着一个包直接走出了超市门口,才把她叫住。“当时刘某燕说自己家庭困难,我就说,你有困难要相信政府,不能用这种方式。”   警察赶到后,刘刚才了解了刘某燕的家庭情况。刘刚说,因为刘某燕以前来过超市,只逛不买,行为有点特别,他和同事曾经注意过她,但没有发现她偷过东西,5月31日晚,是第一次发现她偷东西,“说人家是‘惯偷’不准确,除非有法律依据,我们是没见过。”据了解,这家超市了解到刘某燕的家庭情况后,近期将组织爱心捐款。   对话“偷鸡腿妈妈”:自己很后悔,一定教育孩子报效社会   虽然刘某燕不太会操作智能手机,但对网上的一些质疑声,从前来采访的记者和病友的议论中,她了解了一些。6月4日,身陷舆论漩涡中的刘某燕,首次向大众网记者说出了这几天憋在心里的话。她说, “对于这件事我很后悔,一切就像突如其来,没想到会影响这么大,好人这么多。”   刘某燕说,前几年,为了给两个孩子治病,她带着孩子投奔住在盱眙的姐姐。由于孩子病情反复,刘某燕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帮着姐姐收废品,一个月挣1000多块钱,也就是大双一个月治疗费的三分之一。姐姐刘某霞不仅要照顾自己的两个孩子,还要照顾妹妹的女儿小双。“姐姐现在有两个孩子,为了给大双和小双看病,这几年连新衣服都舍不得买,也不给自己的孩子买零食,省下来的钱给大双小双看病。”刘某燕说,现在就是希望给孩子看病,慢慢好起来,然后回老家上学,让她们快乐成长。   记者发现,无论是家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还是南京当地的热心市民前来捐款,刘某燕都会把详细情况记在一个本子上。刘某燕说,“有好心人捐款,我就记下来,咱要记住人家,以后要教育孩子,有能力以后积极报效社会。”   在刘某燕的笔记本上,除了她记录的好心人名字和捐款数额,还有大双歪歪扭扭的字迹:“南京林业大学哥哥和姐姐1000元……”
返回顶部

独立调查简介

大众网原创深度调查栏目《独立调查》,于2009年12月1日创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频率刊发,先后获评中国互联网站品牌栏目,山东新闻奖名专栏。 栏目紧跟热点、回应关切,调查传闻、还原真相,澄清谬误、明辨是非,勇于向网络乱象亮剑,坚持弘扬正能量、唱响主旋律,客观公正做监督。栏目始终坚持创新,并成功打通PC端与移动端,重点报道在“两微一端”同步刊发。2016年以来,栏目在大众网时政微信公众号“爆三样”落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深度调查的“微信版”。